此时,十八颗气流弹都是大了好几倍,高岳居中而立,感到这些藤条被打坏之后,化为的气流,居然是大补品。
 
    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高岳不解,这究竟是些什么东西?
 
    不过,高岳此时倒也并没有过多的思考,因为他的好处实在是太大了。此时他的立体圆形阳极图内,已经是一副营养过剩的样子,他的体型也是恢复到初生婴儿大小,可见适才的交手,他的消耗远远比不上吸收的养分,如此下去,自然是越战越勇,很快就将百十来根藤条的第一波攻击全部吸收,成为自己的营养!
 
    “再来!”高岳大叫!
 
    “吼!”似乎是接收到高岳的挑衅,未知的存在更怒,同时,千百根藤条缩了回去,让高岳膛目结舌的是,空中居然留下了千百根如同锥子的口器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了,那些藤条如同输液的胶管,口器吸收的任何营养,都会经过藤条运输到某个地方去!”高岳暗道“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,这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里发生的变故,想必不是针对我一个人,适才的那些巨兽开辟战场,经我观察,也全部是能量体化形。但此地明明是紫宵剑宗的护宗大阵内部,难道是有强大势力摆下同等阶的阵法,在攻打紫宵剑宗不成?”高岳念头一闪而过,他之前观察过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的阵基,推演之下,哪怕极致运行,也根本不可能把大阵变成一个小世界,那样的话,此阵就可以比拟类似雷界那样的上古神阵了。要知道那么多头巨兽开辟的战场,大阵并没有任何要崩溃的征兆,由此可见,在这个大阵里,一定还有自己没有观察到的东西。变数就是这未知的存在。
 
    这未知存在看起来极强,高岳却非但没有打退堂鼓,反而想要弄清楚来龙去脉。毕竟这个变数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他高岳入阵之后,就一同爆发了。如果是常人,说不定认为这是巧合,但在高岳看来,世上一切巧合,俱都不是凭空捏造,而是连带着因果。
 
    “二代啊二代,想必是你的命理之数,使得任何想要去了解你过去或者未来的人,都有大难,如果你当真如此了得,你的武道修为,只怕已经达到了那传说中的万法归一的境地。但我偏不信邪,我一心想要变强,首先就是想要为我师尊师叔伯讨回公道,为其正名不说,有朝一日,若能与你相见,必与你分个高下,看你对当初自己的所做作为有何说法!”
 
    高岳的武道路途,何其艰难?全部都是他自己摸索得来,而武道守护者一脉明明出了两代狠人,却是几乎什么都没有留下。能拿得出手的东西,除了那本武道大纲,其余的东西,在末法时代根本就无法修炼,只是一些消耗品。
 
    要知道,在上古年间,昆仑虚六圣,不惜耗尽所有一切,为后人留下了极大气运不说,更是每隔五百年就能出一代旷世奇才。而武道守护者一脉的两代狠人,只怕六圣齐来,也讨不得好去,但却什么都没有留下,偏偏这一脉的气运又需要后人来苦守,最后的凄惨下场,已经早有注定。高岳当初本来一心想要振兴武道守护者一脉,但随着自身被打坏肉身,经过这一场大劫之后,他的一腔热血早就冰冷了,他以灵魂意识体的状态苟延残喘到至今,武道修为没有寸进,但道行却是极深,凡事都能理性地推演,给予了他最正确的决策。
 
    在期间,高岳越是觉得他这个武道守护一脉,实则名不副实,到了现在,他参悟到的那本武道大纲,也只不过是残本,比如衍经,比如他以前有所参悟的很多武道神通,随着他的深入领悟,哪怕是牛头不对马嘴的经文,他也能参悟,知晓了这一切,他冷笑不已!
 
    当初在接触到第一代在神秘石窟中留下的脚印和那块石碑的时候,高岳领悟颇深,就曾暗自疑惑。为什么本门之中,类似的东西一点都没有留下?第一代明明已经找到了打破末法束缚的法门,本来可以领着这一脉,走上至高才对,为何他却情愿将真正的好东西,留在一个石窟里?如果高岳不是被姬翟引入雷界外围,高岳战败徐达、姬翟、胡惟庸之后,就要去踏那条天路,和雷界再也没有任何关联。那么也根本不可能最终去九重天,接触那连斗战圣猿都万分忌惮的未知东西,也不会被莫名其妙地去了一趟混沌海,最终才不知道怎么进的神秘石窟。
 
    这一切,好像都是误打误撞的巧合,但高岳最不相信的就是巧合,怎叫他不多疑?
生了极大的改变。
 
    “想走?没那么容易?”高岳无视千百根口器,而是注意着那些藤条散成漫天气流,似乎是被高天上的那未知存在召了回去,留下千百根口器,也只是要高岳知难而退?
 
    高岳怎么可能知难而退?他已经认定这未知存在,和第二代的命数有所牵连,他要先去会一会这未知存在,再入紫宵剑宗不迟!
 
    但见高岳裹带着一个“星系”,朝高天追了上去。
 
    那漫天尖锐口器,居然改变了战术,密密麻麻地聚集起来,随即组成了一个超大的口器。这是由千百根口器组成,高岳一旦与之接触,就再也退让不得,只要接触第一根,后面就会有千百根口器蜂拥而至,顷刻间就会将高岳淹没。
 
    “小道而已!这种阵形对我无用!看我法天象地!”高岳气吞山河,骤然间,他收回十八颗气流弹,有了如此之多的养分,高岳的法力简直用之不竭,只见他的身长,在一瞬间,居然有数十丈高。
 
    “刚才我衍变十八颗气流弹,加入我的十八种道理,的确使得每一颗气流弹都有极强的威力,但我这么做,实际上却是落入了下乘。”高岳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,居然还在印证自己的道。
 
    “我想要领悟出一种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法门,以此成就道之雏形,未来的道果将会大放异彩。但我却忘记了,我也是众生中的一员,众生得到的任何智慧,都非他人强给,而是全靠自身领悟多少是多少。假如我当真领悟出一种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法门,却是代表我失败了,我走了很多人的老路子,但凡有一些能力的人,都是这样的想法,这看似独一无二,实则是大流。若要问众生所需何物?众生没有开智,当难以回答。而智者引领潮流,即是人心所向。我不做智者,我只做一个凡人,倘若人人都是智者,世上哪里还会有智者和凡人的区别?我所需何物?我所需的就是没有道,没有理,没有天,没有地,没有众生,没有仙,没有佛,没有万法,这样的道……看似无法无天,实际上如果众生人人获得真自由,大解脱,这种无法无天,已经不是无法无天,而是真正的万物一等,不分高下!”这个时候,高岳顿悟,但更多的还是迷惘,他还无法将自己领悟的东西,形成一种高岳的道。这种道,也是人人的道,众生的道。
 
 第一二四章 重力爆
 
    这样一番言论出自高岳口中,他只觉得连天道的压制都算不上什么大事。他此刻放声长啸几声,以泄长久以来胸中的郁气。所谓天管天道,人管人道,妖有妖道,鬼有鬼道,卵生,胎生,湿生,化生等亦是如此。比如粪中蛆,尚且有自己的生存之道,善恶美丑,自有定论,在一只蛆虫的眼中,又岂会去羡慕人类标榜出来的所谓美好事物?
 
    而天道最为第一,众生皆如蝼蚁,人与粪中蛆也没有区别。这就是上下之分,不平等,有了这样的框架,乃是不平等条约之最,众生时刻都处在压迫之中,谈什么自在?
 
    高岳感觉自己找对了路子,心中的压迫顿时消弭于无形。以前他即便口头上如何去反对天道,时刻提醒自己要走一条高岳的道,但心中实则没有丝毫头绪,时时刻刻都是站在悬崖口,眼前一片深渊,不知前路在何方。
 
    此刻他跨出了一小步,这种感觉顿时就没有了。
 
    高岳此刻意气风发,虽然他这所谓的法天象地,并不是真正的法天象地,但将灵魂意识放大千万倍之后,本来还只是想模仿法天象地,以大长之身来硬撼这巨型口器。真正模仿出来之后,他的眼界顿时又是一开!
 
    “哈哈哈!原来如此,所谓的万法归一难道就是如此?这灵道一途和武道一途,一修阴,一修阳,人的体魄属阳,灵魂属阴,达到某个境地之中,灵魂就是体魄,体魄即是灵魂,差别只不过是灵魂更加千变万化!”高岳在大笑声中,对着巨型口器,猛然挥出双拳。
 
    他之前和藤条大战过一场,知道这口器和藤条,并非实物,而是类似于灵魂攻击的东西,故而打坏藤条,就化为气流。而高岳此刻正也是灵魂意识状态,一拳一掌打出,实际上和有体魄的人对击是同样的道理。
 
    高岳从来没有以大长身的类似于法天象地的状态战斗过,此时他正是意气风发的极致,没有任何顾忌,双拳挥出的时候,动用了他当初的三大绝招,即是共振,旋螺绞杀,重力爆!
 
    共振和旋螺绞杀,他较为常用,尤其是前者,在当初唐古拉山与人斗法之时,就是这种功夫。但第三招重力爆,他虽然炼成,但即便是当初的金刚不坏之躯,也难以负担,故而不到万不得已之时,不会使用,那是两败俱伤的压箱底的绝招!
 
    这三大绝招,并没有任何招式,而是单独的必杀技能,是高岳在冰海那位